柴佬儿

未来的狗子供养商

【空军】今天也要拜托玛尔塔小姐

呜呜呜呜哭了!!!

A某人@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all空友情向


不愧是男团团宠玛尔塔小姐


  
亲爱的玛尔塔·贝坦菲尔:
  
  
  展信悦。我是弗雷迪·莱利。我想你会在游戏结束后看见这封信躺在你的床头,因为威廉用最简单的方式把其他的主意一一否决最终决定要去翻你窗户前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玛尔塔看见一定会很惊喜!(希望你以后不要把他当成变态从而放任他在椅子上孤独终老)
  
  其实这封信本该不是由我来书写,但你知道的,他们全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低等生物。在此我要向你控告:我在凌晨四点被威廉单手拎出卧室,庄园还没有通电于是皮尔森穿着丑陋的花短裤打着手电筒当做我们在黑暗里的拐杖前行。拜托,这比从椅子上脱落来得更让我害怕。我不知道看上去正直无比的凯文为什么会和这群流氓混在一起,居然和瑟维联手把我牢牢地捆在椅子上,新来的伊索全程只当没看见似得坐在床板上。若不是好心的幸运儿告诉我他们没有恶意,我想我会大喊救命,因为站在一旁目露凶光的奈布和库特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块待宰的肉。(所以说这群该被送上法庭的混蛋求我写信为什么要拿出杀人放火的架势来?)
  
  
  言归正传,小姐。这次写信的目的是想感谢你半年来的照顾。虽然平时大家都不说,但以你的聪慧应该能听出来他们粗犷话语里掩藏完美没有说出来的话才是。说到感谢我想第一个就得我们伟大的魔术师站出来:他没你不行。我的意思是,除你以外想冒险救他的人无一例外都没有出现在当天的餐桌上。虽然他既帅气又充满魅力,可有些时候总是会出现一点意外。玛尔塔,我必须得冒着被瑟维关进大变活人的箱子里的威胁告诉你,上一句话是他逼我写的。
  
  我现在给你写接下来的话时威廉正和奈布打得不可开交。事实上威廉在一开始就说要把他的部分放在第一位,皮尔森立马说要以智商来决定顺序,奈布和凯文都表示同意,讨人厌的猴子挑了事后就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来。总被当枪使的威廉好骗得我都怀疑他的脑子还没核桃仁大,二话不说顺势就抓了奈布的领子扭成一团。而凯文则站在一边拍手叫好不知替谁打气。瑟维钻了空子,剩下的只有被捆着的我、没睡醒的库特、傻愣愣的幸运儿和我看上一眼就打寒碜的伊索。还有得选吗?
  
  幸运儿大概是在座各位里唯一正常的人。长相普普通通,表现普普通通,就差淹没在人群里,整个一当代社会三好小青年。他还算有点用,除了偶尔我叫他给我摸把枪来时他十次有九次送到我手上的都是手电筒和魔法书外。但最近好像他总算和他的名字沾了点关系,你不在或你受伤时他会拿着你的信号枪奔波在偌大的地图上。他每次都累得够呛,平缓了半天的心跳才断断续续地说:玛尔塔小姐真不容易。如果你有精力和时间,请一定教导他开枪的技术。尽管抱着好心,但也不能总是空枪。
  
  
  单拼蛮力我想即使是凯文和奈布联手威廉也不会落下风。鼻青脸肿的威廉一手掐着奈布的后颈一手拽着他的头发,两人就以这样奇怪的姿势一步步艰难地挪到我身后。威廉说:这下得轮到我了。他没想到的是奈布还有力气挣脱他的钳制,代价是一撮发丝。后者疼得狂吸冷气,接着毫不留情地伸手也去扯威廉的脏辫。看累的凯文把目光投向我:你懂的。不牛仔先生,律师不想懂,律师不知道。我大致可以想象出凯文对你说的话绝对是:能否抽个时间一起吃饭?你觉得我怎么样?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潇洒的背影迷住了……之类。为了你的阅读感良好,我得擅自占用凯文的部分。
  
  我这一生大多数时间只取文字锐利的一面同竞争对手打交道。我是个优秀的律师,而绝不会是合格的诗人。如今我赞美文字的柔软只是为了你的眼,小姐。它是我见过最美的矿石,在幽暗的深山里孤独地闪烁像天上的北极星流进你的眼底。
  
  威廉最终摆脱了奈布的死缠烂打,半边脸肿成猪头抢过我的笔胡乱续写。为此我不得不从头开始抄。玛尔塔,你还是让他在椅子上孤独终老得好。威廉在某方面是最像你的。你们都是不要命的那类人,相比你稳定的发挥他就是个抱着橄榄球乱冲的笨蛋,但我还是得承认他是个难得的好队友。往坏的方面说他是不想和电机较劲在谁受伤后就一直跟着好偷懒的人。往好的方面说他就是绝境中的后盾和希望。但我还是由衷想推荐他跟你多学习,小姐。因为这样你也不必在他被打断腿后跨越半个地图来救两个人。
  
  对奈布你肯定是再熟悉不过了。但小姐你也肯定知道在这信上不会看见奈布亲口说的话或亲手写的字,相比起大家他反而在这种时候最不坦诚。但你知道,我们都知道,他只是不善表达而已。所以小姐,你得明白他从来不说出口的谢谢。他和威廉最后打了个平手,请你放心,两个人像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丧尸一样,但他们依然是铁的不行的哥们。至于皮尔森,我向来不喜欢他故而我决定略过属于他的那一段,反正他也正把注意力放在清晨六点整楼下响起的开门声上。他说那是伍兹小姐的门不会有错,因为他可以听到庄园后院种着的玫瑰花的惊叹。我们只当他胡说八道。
  
  大冒险家还沉浸在公主与恶龙的世界里,他甚至开始说梦话:玛尔塔救我。我想你一定是扮演了骑士去拯救一个长满胡茬的公主。但骑士小姐,你只要凶神恶煞地把剑架在胡子公主的脖子上说“再不醒就砍了你的头”,他就会惊慌地醒来向你求饶。最后要说的是新来的伊索·卡尔身体状况貌似不佳(又又又多了一个救援对象)他喜欢一个人待着(周遭的气场总是阴沉沉的)他看了信后说的话也很符合他的性格:你们平常都是这样给小姐惹事的吗?(并且气场好像更阴沉了……)
  
  这些家伙包括我都没有睡上一个好觉。若你见到威廉一头撞上湖景村的船,或者瑟维修机修着修着睡着了,更甚你的好战友一下冲刺到小丑怀里都请保持冷静。不要管他们,他们活该。
  
  愿你的不顺利像阿他卡玛沙漠的雨一样少见,小姐。
  
  
                          庄园第一男团
                          2018年9月25日
  
  
  
  

评论

热度(441)